本網特稿

當前位置:主頁 > 本網特稿 >

來源不明監管懸空 海砂為工程質量安全埋雷

時間:  2019-05-16 10:05
海砂來源去處皆成謎 “九龍治砂”監管懸空
 
海砂為工程質量安全埋雷
 
● 海砂應用是把雙刃劍。一方面,可完全取代或部分取代河砂,緩解河砂資源匱乏情況;另一方面,海砂中的氯離子像建筑物里的癌細胞,會造成建筑開裂、壽命減短
 
● 按照中央八部門通知,海砂開采企業應健全臺賬記錄,在銷售海砂時向運砂船舶(車輛)提供每船(車)次海砂來源證明。各級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要重點查驗船舶證件、適航情況和海砂來源證明
 
● 由于生產設備落后,流程不規范,很多洗砂廠僅簡單用水撈一下,導致出廠的海砂魚目混珠。建議國家出臺對混凝土中使用海砂氯離子含量進行強制檢測的規定,并制定水洗砂設備的相關標準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王陽 章寧旦
 
5月7日,小雨。
 
在廣東大亞灣惠州國際集裝箱碼頭(以下簡稱惠州國碼),車輪駛過的印痕密密麻麻,一處處小山包似的海砂堆凸起,砂船正緩緩靠岸卸砂……
 
然而,這些堆積如山的海砂從何而來?是否經過凈化處理?最終又流向何處?《法制日報》記者近日現場采訪發現,對于這些問題,廣東省惠州市竟然沒有一個監管部門能夠回答清楚。
 
實際上,關于海砂的開采和運輸,原建設部早在2004年9月就發布了《關于嚴格建筑用海砂管理的意見》,要求海砂必須經過凈化處理,滿足要求后方可用于配制混凝土。
 
去年10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公安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交通運輸部、水利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等8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海砂開采運輸銷售使用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中央八部門通知)。隨后,廣東省也以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公安廳、自然資源廳、生態環境廳、交通運輸廳等7個部門的名義,轉發了中央八部門通知。
 
盡管多個規定相繼出臺,特別是中央八部門通知下發半年后,海砂違規開采和生產的現象卻依然沒有得到遏制。
 
砂船作業繁忙
 
海砂來源不明
 
海砂,顧名思義就是海中的砂石。作為僅次于石油天然氣的第二大海洋礦產。海砂有眾多用途,其中最主要的用途之一,就是作為工程建設的原材料。
 
大亞灣,位于廣東省東部紅海灣與大鵬灣之間,是中國南海重要海灣。1993年5月,經國務院批準成立惠州大亞灣(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行政隸屬惠州市。
位于大亞灣的惠州港是國家一類口岸,包括東馬、荃灣、澳頭三大港區,是廣東省以外向型經濟發展和大型臨海工業開發為依托的重要港口。
 
經過知情人指引,記者于5月7日抵達位于惠州港的惠州國碼。資料顯示,惠州國碼主要經營范圍是建設、經營和管理惠州港荃灣港區集裝箱碼頭泊位及其相關的后勤場地,以及上述碼頭泊位的裝卸作業與設施及相關物流服務。
 
在惠州國碼右邊,有一個藍底白字的“5#”指示牌。沿指示牌方向有一條小路,可供一輛貨車通過,往前走就是海邊。放眼望去,碼頭內有好幾處海砂堆,一艘砂船正靠在岸邊忙著卸砂。
 
記者正要靠近卸砂的砂船,被崗亭里的保安攔住,“里面是作業區,只有經過登記的車牌才能進去”。
記者佯裝是來買砂的,保安說碼頭不能交易,“如果要買砂,就到惠州國碼對面的砂場去買”。
 
在惠州國碼的馬路對面,有一家掛牌的“興益豐砂場”。沿著疏港大道往前走,還有幾家不知名的砂場。在堆放的海砂里,可以看到許多貝殼殘片。
 
知情人告訴記者,每天,這里都會有幾百輛車將海砂運往各地。
 
惠州大亞灣開發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鐘進尚告訴記者,大亞灣以前有10多家砂場,經過清理整頓后,現在只剩下3家了,“至于有的砂場沒有掛牌子,這個不屬于工商部門管。只要砂場實際經營的范圍和工商登記的一致就行了”。
 
惠州大亞灣開發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市場科一名肖姓科長補充說,目前砂場的砂,基本上是由東莞、珠江口等地海運過來的,主要銷到本地的攪拌站,“目前,國家沒有規定海砂不能買賣。市場監管部門主要負責經營主體的監管,看是否屬于無照經營。至于海砂是從哪里來的,海事部門應該最清楚,因為運砂船到港后要報關。”
 
惠州大亞灣海事處副處長張丙軍說,所有船舶進入港口,確實都要通過手機向海事部門報關。但海事部門的主要職責是負責水上交通安全、防止船舶造成水域污染,以及進行船舶的安全管理,“海事部門只管船,不管貨。至于是海砂還是河砂,以及砂是從哪里來的,都不屬于我們的管轄范圍”。
 
據張丙軍介紹,在2018年全年,惠州大亞灣海事處共處罰運砂船59宗,罰款30.4萬元。2019年1月至今,共處罰運砂船58宗,罰款59.2萬元。“所有處罰并非是因為運輸海砂,而是違反船舶的相關管理規定。”張丙軍說。
 
記者在一份對飛達178散貨船的處罰資料中看到,船主為安徽華辰船務有限公司,2019年4月10日從福建廈門運砂出發,4月18日到達惠州港。因安徽華辰船務有限公司未按規定報關,惠州大亞灣海事處對其處罰2.3萬元。
 
部門相互推諉
 
誰來核查存疑
 
按照中央八部門通知,違法違規使用海砂,會因氯離子含量超標造成鋼筋銹蝕,給建設工程質量和結構安全帶來隱患,嚴重威脅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地方各級相關部門結合本地實際,采取有效措施,嚴厲打擊非法開采、非法運輸銷售、違規使用海砂等行為,加強對海砂開采、運輸、銷售、使用管理,切實保障工程質量安全。”
 
同時,中央八部門通知,各級自然資源主管部門要嚴格海砂開采許可管理,督促海砂開采企業和個人按照批準的范圍和方式規范有序開采海砂。海砂開采企業應健全臺賬記錄,在銷售海砂時向運砂船舶(車輛)提供每船(車)次海砂來源證明。
 
5月9日,記者來到惠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辦公室一名趙姓副主任對記者說,與海砂相關之事與住建局無關。
 
記者拿出了中央八部門通知,這名趙姓副主任仔細看過后說,根據文件,住建局只管攪拌站等生產企業,“按照屬地管理原則,記者應該到惠州大亞灣開發區的住建局去采訪”。
 
據惠州大亞灣開發區住建局建設工程管理辦公室主任張利生介紹,大亞灣有4個攪拌站,目前停產了一個,還剩下3個。對于海砂管理,住建部門只是末端管理,也就是說,所有砂石只有到了建筑工地和攪拌站,住建部門才介入調查。“至于砂石從哪里來,到哪里去,我們都不管。海砂和河砂最本質的區別,就是氯離子含量。因此,無論是海砂、河砂,還是機制砂,只要檢測氯離子的指標不超標就行了。”張利生說。
 
惠州大亞灣開發區住建局建設工程質量監督站一名朱姓站長向記者提供了一份2018年4月3日至2019年5月9日檢測中心(砂氯離子含量)檢測情況統計表。統計表顯示,惠州大亞灣開發區的工地和攪拌站,經過847次送檢、抽檢,不合格數和不合格率均為零。
 
在惠州市自然資源局,辦公室主任羅輝告訴記者,在國家和省級層面,自然資源部門有海砂管理的職責。“但這輪機構改革后,市一級的自然資源部門沒有了管理海砂的職責。事實上,我們也從來沒有管過海砂的事。”羅輝說。
 
記者采訪發現,惠州市自然資源局機構改革掛牌后,惠州市國土資源局大亞灣區分局還沒有掛上新的牌子。惠州市國土資源局大亞灣區分局執法監察大隊大隊長陳偉峰說,惠州港的海砂,絕大多數來自于外地,“到了惠州港的海砂,已經進入流通領域,不屬于國土部門的管理職責”。
 
同樣,惠州市生態環境局掛牌后,惠州市環境保護局大亞灣區分局也沒有掛上新的牌子。惠州市環境保護局大亞灣區分局副局長廖遠光說,環保部門主要負責海砂開采的環評工作,由于惠州港的海砂都來自外地,“按照屬地管理原則,我們不能到外地的開采點去執法”。
 
按照中央八部門通知,各級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要加強對海砂運輸船舶的檢查,重點查驗船舶證件、適航情況和海砂來源證明。
 
惠州市交通局法制室一名吳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惠州市交通局不管海上的船舶,目前主要是聯合交警部門在陸地上查車輛的超載超限,“如果是危化品的車輛,我們也要管。但海砂是普通貨物,如果不超載超限,我們也就不管了”。
 
據惠州市交通局港口管理科科長陳湘粵介紹,港口管理科的職責是辦理港口經營許可證,對碼頭的建設進行管理,同時對非法裝卸進行整治。“至于海砂的來源,我們沒有辦法查清楚。記者要想了解海砂的來源,可以去找海事部門。此外,也可以去找碼頭了解,因為他們要收取碼頭堆放費用。”陳湘粵對記者說。
 
按照陳湘粵提供的號碼,記者聯系上了惠州港業股份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林麗濱。林麗濱告訴記者,他們只負責砂石在碼頭的堆放,并收取碼頭費用,沒有必要了解海砂的來源,“即使知道了海砂的來源,這也屬于企業的商業秘密,不能隨便對外泄露”。
 
據知情人反映,目前堆放海砂最多的,應該是惠州國碼。每噸海砂按21元收取費,每月收取的裝卸費多達數千萬元。陳湘粵稱,惠州國碼立項審批的是集裝箱專用碼頭,卸載散貨不符合規定,“我們已責令惠州國碼停止此項業務”。
 
強制檢測缺位
 
海砂魚目混珠
 
近年來,國家禁止江河湖泊采砂的政策力度越來越大,天然砂價格暴漲且供不應求。
 
惠州市水務局公布的材料顯示,惠州市每年砂石需求量約為720萬立方米,而目前本地有資質采砂企業的日銷量僅為0.2萬立方米,本地河砂僅能滿足需求量的6%。
 
與此同時,河砂價格節節攀高,一立方海砂的價格只有河砂價格的一半。海砂和河砂,價格每立方相差百元。河砂遠不能供應,使用海砂是必然的結果。在知情人提供的一則購砂信息中,記者看到:1噸起至199噸,每噸售價86元;200噸至499噸,每噸售價85元;500噸至1499噸,每噸售價84元;1500噸至2499噸,每噸售價83元;2500噸至3499噸,每噸售價82元;3500噸以上,每噸售價81元。注明“以上砂價僅限于水泡砂”。
記者以需要600噸水泡砂為由,打通了發布購砂信息負責人的電話。對方告知砂場就在惠州港的對面,“如果一次性地將600噸砂運走,每噸價格可以降低1元”。
 
知情人告訴記者,所謂水泡砂,實際上就是海砂。如果真要把海砂中的氯離子含量降低,就得經過反復多道的淡水沖洗,這樣一來成本會很高,“目前,整個惠州市沒有批準成立一家從事水洗砂的企業。絕大部分的海砂是用海水沖洗,簡單過濾掉一些貝殼類等物質”。
 
我國擁有漫長的海岸線和廣闊的淺海,海砂資源豐富。但海砂屬于國家控制的資源,開采經營權的砂場要通過招標獲得。記者從廣東省政府的一份《關于做好重大基礎設施項目身上供應保障工作的會議紀要》中獲悉,截至今年3月,廣東全省只剩一個海砂采區,年供應量僅200萬立方米。
 
相關文件顯示,廣東省全年用砂總量為8000萬至1億立方米,其中河砂占比18%、機制砂占比12%、海砂占比70%。以廣東省全年用砂9000萬方折中計算,海砂用量達6300萬方。
 
《法制日報》記者采訪得知,隨著河砂資源的枯竭和限采,建筑用砂的需求量又在不斷增加,建筑用砂供需矛盾越來越激烈,一些沿海地區開始加快海砂的開采。在廣東建筑材料市場,建筑使用海砂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據業內人士反映,海砂應用是把雙刃劍,一方面,海砂可完全取代或者部分取代河砂,緩解河砂資源匱乏情況;另一方面,海砂中的氯離子,就像建筑物里的癌細胞一樣,會造成建筑開裂,壽命減短。“因此,如何科學、規范、合理地淡化、使用海砂,顯得尤為重要。”
 
按照原建設部發布的《關于嚴格建筑用海砂管理的意見》,對鋼筋混凝土,海砂中氯離子含量不應大于0.06%。若必須使用海砂時,則應經淡水沖洗,其氯離子含量不得大于0.02%。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現有建筑材料的檢測分兩種,單一材料檢測和混合材料檢測,海砂單一檢測可能氯離子超標,但制成混凝土檢測則可能達標;現在達標不意味著未來也達標,因氯離子釋放是動態的,“此前被曝光的項目,使用的商品混凝土都混入了海砂,但檢測都合格,反映了監管環節的缺失”。
 
相關專家稱,在國家工程驗收標準中,并沒有要求對混凝土中使用海砂氯離子含量進行強制檢測。此外,目前大多數海砂凈化,只靠原始的晾曬或沖洗。由于生產設備落后,流程不規范,很多洗砂廠只是隨便用水撈一下,導致出廠的海砂魚目混珠。
 
“因此,建議國家出臺對混凝土中使用海砂氯離子含量進行強制檢測的規定,同時制定水洗砂設備的相關標準。”這名專家對記者說。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責任編輯:王雪歡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后二
豪利棋牌官方下载 彩库宝典图库2020 广西快3和值推荐号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 车联网是什么功能 无网麻将单机四人麻将 山西11选5官方走势图 足球竞彩比分网 全民欢乐捕鱼ol下载 永利棋牌是哪个网站 河北排列7 免费大众麻将 股票大盘几点开 大地棋牌唯一 体彩大乐透中奖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