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执行雨路

时间:  2019-05-06 14:38
□ 李荣胜口述 吴玉娇整理
 
警车的雨刮器像两个不停跳舞的孩子,调皮地抹去打在挡风玻璃上的雨珠。二月的最后一天,晚冬寒意犹存。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就在半个小时前,我完成了一批机器设备的交付。这批机器设备的拍卖过程其?#25377;?#19981;顺利,一切?#23478;?#20174;一年半前的一个案件说起。
 
2017年8月8日,6名来自一家动力科技公司的员工来到吴江法院申请执行。这家公司经历了重大的变故,?#20064;?#29983;病去世,新?#20064;?#31649;理不善,一家本应前途无量的新兴产业公司,即将倒闭关门。
 
案子刚到法院,我便立即对这家公司名下的房产、车辆、存款进行查询,却一无所获。但是,新?#20064;?#34920;明自己愿意配合解决问题,支付工人工资。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20449;擔?#26368;终成了空头支票。?#26377;?#35475;旦旦,到支支吾吾,再到推三阻四,最终失去音讯,这位新?#20064;澹?#30041;下一个烂摊子之后,便?#31350;?ldquo;消失”了。
 
厂房是租来的,但是机器设备,却是这家公司的财产。2017年11月,这6名工人作为申请执行人,向法院提出保全机器设备的申请。收到保全申请以后,我即刻前往这家人去楼空的公司,清点机器设备,进行查封。
 
为了尽快将这批机器设?#21103;?#29616;,我院启动特有的司法网拍多元定价模式,委托评估公司对机器设备进行评估。经过法院审查,并征得其他债权人同意,短短10天时间,拍卖保留价便确定下来了。
 
2018年1月,这批机器设备上架拍卖。可是这次拍卖并不顺利,经过一拍、二拍和变卖,设备依旧没有寻找到新的主人,案子貌似又走进了死胡同。好在还有我院的二轮拍卖机制,这为工人们拿到工资创造了一线生机。最终,这批机器于2018年12月4日成交,设?#21103;?#29616;完毕,近30万元的资金即将到位。
 
今天,我将厂房钥匙交到买受人老马手上,老马将所有机器设备搬走以后,厂房便会交还给出租人,这一波三折的财产处置之路,终于可以画上句号了。
 
交通灯变红,稍显突然的刹车打断了我的沉思。买受人老马的眉开眼笑犹在眼前,我想他此刻挂念的,一定是等着发工资的6名工人。
 
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们信任的眼神;想起得知新?#20064;?ldquo;跑路”时,他们失望愤恨的脸庞;想起电话里,他们得知拍卖成交时激动的声音,我心里百感交集。有了这笔拍卖款,终于可以全额支付工人们“迟到”许久的工资了。
 
“李法官,我已经通知工人们明天来拿工资了。还有,我们晚上得加个班,把其他债权人的财产分配表做一下,把剩余的拍卖款发掉。”法官助理陆超的这一通电话告诉我,今晚又得留在单位?#31243;?#21507;晚饭了,但我没有一点埋怨,心里还有点高兴。
 
车窗外,雨水依旧连绵。阴沉的天空下,我的心情却很明朗。
 
(作者单位: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
 
(原文链接: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9-05/01/content_154915.htm?div=-1)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王雪欢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后二